阿苜

双璧羡太好磕了

民那桑

话说有没有人会喜欢,那个,什么,不能人道的曦。🤣🤣🤣🤣🤣

【双璧羡】将军好难追番外11

围脖


艾迪:小白兔乖乖202007



不知道能坚持多久,哈哈哈哈,

【双壁羡】额头吻


这个梗我捋出来以后,发现很像竹马的姊妹篇。所以,此篇曦羡BE,忘羡后面在一起避无可避。


最近总搞姊妹篇,应该是江郎那啥了,哈哈哈哈。


预警:有刀,曦羡BE。



玉兰树下,蓝曦臣扶着树干,微微的笑着。


魏无羡眼眶发热,不禁喊了一声“曦臣哥!”


蓝曦臣朝他摇摇头,面上露出稍许悲伤,跟魏无羡挥挥手,转身融进树里。


“曦臣哥!曦臣哥不要走!!”


魏无羡在睡梦中不禁喊出声,随后睁开眼,看着卧室中雪白的墙壁,急促呼吸着,好一会儿,他眨眨眼,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。


蓝曦臣是在四年前落水而亡的。


那一年他们都还小,魏无羡15岁,蓝忘机17岁,蓝曦臣20岁。蓝魏两家是世交,魏无羡与蓝曦臣,蓝忘机他们三个人差不多是腻在一起长大的。只不过魏无羡天生有心疾,生下来就被预料活不过20岁,令人扼腕,魏无羡父母为此大江南北的奔波,各种医术都试了,就为了能够治疗魏无羡,哪怕只给他多几年的寿命。


可惜一直无果。


魏无羡那时虽然年少,对此看的很开,不管还剩下几年,他该吃吃,该玩玩,直言自己活到哪算哪,反正来了世间一辈子,他不亏。


只不过那时偶尔看着蓝曦臣挺拔的背影,心中控制不住会有些控制不住的刺痛,蓝曦臣芝兰玉树,一表人才,魏无羡常常想着,以后他的曦臣哥不知会娶一个什么样的女子,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机会活到能够看一看那个穿着一身大红喜袍,意气风发的蓝曦臣。


看到了也好,这一生没了遗憾。


看不到也好,就假装彼此都孑然一身。


魏无羡惯于自我安慰,他腻在蓝家,天天跟着蓝曦臣,蓝忘机一起听学,他生的好看又机灵,蓝家上下都对这个魏小公子关爱有加,尤其是父母出门寻医的那些日子,魏无羡就在蓝家安心的住着。


蓝家最西面有个小院,院子很大,里面有一棵几百年的玉兰树,树旁有片湖,不大,通着外面的活水,水质清澈,飘着半塘的荷叶,他们三个就喜欢坐在湖边的树下,冬去春来,一年又一年。


冬日里,蓝曦臣与蓝忘机会穿上钉鞋,一旁一个拉着魏无羡滑冰,魏无羡有时候干脆蹲下,被两人拖着滑个过瘾,一路上嗷嗷直叫。


夏日里,他们喜欢在湖边纳凉,同时盯着魏无羡不能偷吃太多的西瓜,魏无羡往往在蓝忘机面前吃两块,在蓝曦臣面前吃两块,假装自己吃的不多的样子,其实蓝曦臣与蓝忘机全都知道。


还有黄灿灿的秋天与青翠翠的春天,除了人生苦短,这里似乎没有烦恼。


魏无羡被兄弟二人守着,心中有个隐秘的角落,珍藏着蓝曦臣温柔的眉眼。


他喜欢蓝曦臣。


很喜欢。


二、


魏无羡常常能想到十年,二十年后,自己看不到的,蓝曦臣的样子。


一定是成熟稳重,更加温润,更加温柔。


那个时候,魏无羡觉得,他看不到蓝曦臣的一生,会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。


但天意弄人,蓝曦臣却走在了魏无羡的前面。


因为心疾的原因,魏无羡一直不会浮水,那日蓝忘机误喝了魏无羡的酒,也就一口,便醉的不省人事。魏无羡觉得有趣,跟醉眼惺忪的蓝忘机玩起了捉迷藏,本来就是打算戏弄一下这个小古板,谁知喝醉了的蓝忘机玩的太过认真,伸手抓魏无羡没有抓住,便疾跑了两步一下将魏无羡揽在怀里,然后两人没站稳,双双掉进了湖里。


蓝忘机醉的厉害,但还是第一时间记得魏无羡的身体,他们两个人沉的很深,四周黑黑的压过来,窒息感扑面而来,蓝忘机一个激灵清醒过来,揽着魏无羡用力向上划,蓝家是书香世家,蓝忘机与蓝曦臣都是书生,却也会些功夫防身,但此时蓝忘机因为醉酒,用不上力气,眼看着用力过猛,脚趾抽筋,痛极了蹬腿却被水下的茎蔓缠绕,蓝忘机用力托着魏无羡,两人勉强在水面沉浮,与蓝忘机逐渐清明的神志相对的是,渐渐下沉的生机。


也就这时,蓝曦臣来了,他见状扯开衣领,冲了下来。


魏无羡以为他们得救了。


但是没有。


缠着蓝忘机的茎蔓无论如何都挣脱不掉,蓝忘机与蓝曦臣最终都脱了力,蓝忘机恳求道“兄长,带着魏婴快走吧。”


魏无羡心脉不足,早就昏昏沉沉,他记得蓝曦臣抬手摸着自己的脸对蓝忘机说“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的。”


然后魏无羡就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开始哭,他拍打着水面,他跟蓝忘机一起拽着蓝曦臣,他忘了自己有没有说出来自己离不开蓝曦臣,他忘了自己有没有说出来,他本来就要死了,不要救他。


魏无羡只记得,蓝曦臣在最后的时候,一边托着蓝忘机,一边托着他,自己却渐渐的,渐渐的,沉的看不到人。


那一年蓝魏两家过得很是一个兵荒马乱,之前十几年充满欢声笑语的院子一瞬间变得冷寂,那波光粼粼的湖面变得幽深昏暗,那亭亭如盖的玉兰树变得深绿森然。


魏无羡回来后一直卧病,整整一年,昏昏醒醒,梦中泪流不止。



再后来,魏无羡有个秘密。


一个要把蓝曦臣变回来的秘密。


蓝曦臣总是会到梦里来寻他,就在那玉兰树下,含着笑,那样的清晰。


魏无羡坚信蓝曦臣还在,他去玉兰树下守着,守了几天几夜,直到魏夫人过来哭着求他回去。他又找人去河里去捞,没日没夜,直到蓝忘机红着眼眶抓着他的手说“魏婴,兄长他已经入土了。”


没有人相信他的曦臣哥还在。


魏无羡知道,想要把蓝曦臣找回来,只能靠自己。


于是他背着所有人,偷偷的去学了阴阳术。


他要复活蓝曦臣。


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,反正他也活不长。


在这四年的时间里,除了浑浑噩噩的第一年,魏无羡一直都在尝试。




魏无羡的脸色越来越白。


很多人都以为是他大限将至,毕竟曾经医师预言他活不过20岁,而现如今他已经十九了。


院子里剩下了蓝忘机与魏无羡两个人,一样的春去秋来,却再没有欢声笑语,魏无羡没有离开这里,蓝忘机便默不作声的陪着。


绝大部分时间,魏无羡都会在玉兰树下发呆,明明这么多年过去,蓝曦臣的容貌却从未模糊,梦中玉兰树下的身影愈发清晰,在魏无羡的心中,那温柔的笑意是这院中唯一的温度。


他真的好想蓝曦臣。


非常非常的想。


魏无羡在用鲜血制作符篆。


他的时间不多了,他很怕,怕在自己死之前没有能把蓝曦臣救回来,那么蓝曦臣就只能在这院内成为一缕孤魂,飘飘荡荡。在生命的末途兜兜转转的魏无羡,从没想过自己的归处在何方,那短暂的燃烧着的生命该何去何从。


人生一世,何为来处,何为归途。


魏无羡知道自己有些疯,但他不敢清醒,醒着的痛苦,万箭穿心。



第一次无疑是失败的。


那不知道用了多少鲜血的符篆,只是在子时让玉兰树下刮了一阵风。


魏无羡心中空荡荡的一片荒芜,周围寂静无声。


他转头看着平静的湖面,心中涌起阵阵剧痛,那一刹那他多么想跳下去,也许那样就能看得到了,那个永别了的人。


但就在这时,他听到身旁一声叹息。


很轻,很轻。


却那么熟悉,魏无羡猛地转头,寂静的院内空无一人。


魏无羡控制不住的蹲下来,控制不住的无声痛哭。


那是蓝曦臣吧,是吧。


于是,魏无羡有了第二次,第三次,第四次。


他偷偷的用着自己的鲜血去追寻着蓝曦臣,哪怕一个声音,哪怕见上一面。


哪怕,再喊他一声“阿羡”



蓝忘机说,“魏婴,我会一辈子照顾你的。”


魏无羡摇摇头,“我的一辈子太短了,蓝湛,你就把我当个过客吧。”


蓝忘机单膝跪下,眼中含泪“兄长已经入土了,魏婴,别再折磨自己了。”


魏无羡知道自己瞒着蓝忘机的任何事,蓝忘机都知道,包括夏天每日多吃的两块西瓜,包括小时候兜里偷偷留给蓝曦臣的糖果,包括冬日里偷偷塞进蓝曦臣腰间自己冰凉的手。


或许也包括现如今每日夜里寂静无声的痛哭。


但魏无羡还是歪了一下头,笑了笑“我知道的。”


蓝忘机伸手握着魏无羡的指尖,那手指冰凉,指尖翻着青白,上面密密麻麻的伤痕,蓝忘机敛目静静的看着。


“我知道,曦臣哥已经死了,然后会是我。”


蓝忘机抬起头,轻轻的说“不会的。”


魏无羡看着蓝忘机伤痛的表情,一阵恍惚,蓝忘机一向是淡漠的,强大的,但是死亡与别离却让他这么痛。


人生在世到底是为什么呢?


四年前那个活上一世就赚他一辈子的想法已经变了。


失去的那份割裂的疼痛让魏无羡感到惶然,人活这一世到底是为什么呢?


为了遇到所爱,然后失去吗?


为了逐渐强大的成长起来,然后再漏气一般的衰老无助吗?


为了痛苦吗?


还是根本没有任何意义。


魏无羡愣了些许,他拍了拍蓝忘机的肩,笑道“要是你说不会,那就不会。”


魏无羡知道自己安慰不了蓝忘机,就如同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办法安慰他自己一般。


这件事对蓝忘机何其不公,他失去了亲兄弟,还要再失去好友,也许最后将孑然一身,再也不会回到这个了无生机的院子。


魏无羡突然替蓝忘机难受起来,他想告诉蓝忘机,我会把曦臣哥给你带回来的,但他不能说,他只能按着蓝忘机的肩膀,默默的想,再忍忍吧,再忍一忍,一切都会好的。


由我将蓝曦臣换回来,便是正轨。



数不清是第几次,魏无羡终于在莹绿色的火光中看到了一丝白影。


蓝曦臣面容模糊,招来既散,魏无羡顾不得其他,猛地冲到中间,一把抱住,却只抱住了一丝白烟。


什么都没有。


什么都没有。


还差一点,就差一点点。


他的曦臣哥,就差一点点就能回来。



于是,魏无羡连蓝忘机都不再见了。


他没办法见。


魏无羡用上了自己的心头血,他变得骨瘦如柴,面色暗青,他任性的把蓝忘机赶出去,就说想要自己待着。


蓝忘机一向纵容他,日日隔着院门陪着他。


为他做一日三餐,给他无声却有力的陪伴。


蓝忘机知道自己无法抹掉魏无羡的伤痛,他所能做的,只有默默的陪着。


他之前看到魏无羡伤痕累累的手指,只以为魏无羡痛苦的自残,却想不到魏无羡在做什么。


如果可以,蓝忘机愿意替魏无羡去疼,或者替蓝曦臣去死。


他默默的守着魏无羡,日复一日,就犹如曾经的那十几年。


他知道魏无羡喜欢蓝曦臣。


他也知道蓝曦臣喜欢魏无羡。


那么明显,深深的刺着他的眼。


但蓝忘机惯于忍耐,他愿意守护。


无论他的亲长兄,还是他喜欢的人。


如今蓝曦臣去了,但蓝忘机没有奢望,只有自责,他只是守着,就足够了。



魏无羡是个天才,他所欠缺的只有健康。


别人穷极一生也难以企及的,他短短几年可以。


几乎快要油尽灯枯的最后那些日子,魏无羡终于成功了。


他没有想错,蓝曦臣一直都在。


因为蓝曦臣放不下他。


那个皮的要命的小鬼头,会暗搓搓的给他藏糖的小不点,最后哭着求着自己不要离开他的魏无羡。


蓝曦臣无论如何也放不下。


最让他揪心的,是魏无羡的心疾。


虽然阴阳相隔,但蓝曦臣宁愿魏无羡长命百岁,自己这一缕孤魂百年孤苦也无怨的。


他常去梦里看他的小朋友,他控制不住自己。


他总是在那棵玉兰树下,看着魏无羡呆呆的望着这棵树,看着看着,眼中就蓄满泪水。


于是蓝曦臣想着,如果他的小朋友能忘了他,就好了。


魏无羡明明应该每日都开开心心的,一直到老。



魏无羡用了自己的精血,终于是将蓝曦臣的魂魄成功实体,他愣了一瞬,然后像是怕蓝曦臣跑掉一样,扑上去抱着蓝曦臣的腰。


“曦臣哥!曦臣哥!!是你吗?”


蓝曦臣怜爱的抬手摸了摸魏无羡的脸颊,“阿羡。”


魏无羡此时顾不得会不会有人听得到,他控制不住的大哭“曦臣哥,曦臣哥,我好想你,真的好想你,真的,真的好想你,曦臣哥,我会让你回来的,招了你的魂是第一步,我还……”


蓝曦臣有些心疼亲了亲魏无羡的额头,虽阴阳相隔,这却是他们唯一的亲吻,他用手指轻轻抵住魏无羡的唇。摇摇头,看着魏无羡说“阿羡,知道曦臣为什么迟迟不肯离开吗?”


魏无羡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,他盯着蓝曦臣,眼睛都不舍得眨。


“因为,我放不下你,这些年,曦臣也在努力。”


蓝曦臣说完,收起笑意,面上含着悲伤,闭上眼,他将手放在魏无羡的胸前喃喃到“你会好的阿羡,在醒过来你就会痊愈。然后,就忘了曦臣哥吧。”


魏无羡闻言,想要开口,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,他只觉得浑身越来越沉,越来越沉,直至坠入黑暗。



魏无羡康复了。


无论身体还是那颗阴郁了多年的心。


虽然所有人都不知道是为什么,但毕竟可喜可贺。


他被魏夫人从院子里接走,恢复了健康以后,又变成了一个上蹿下跳的小猴子。


蓝忘机每日都来看他,偶尔提起蓝曦臣,魏无羡都是一脸茫然。


蓝忘机心中渐渐明白魏无羡为什么会好。


在蓝忘机想来,魏无羡那是痛极了,不得不全忘了。


他忍不住伸手摸着魏无羡手指上斑驳的伤痕,垂着眼帘,心中复杂。


十一


魏无羡再一次回到蓝家,是三年以后,他与蓝忘机决定成婚受邀前来拜见蓝家长辈。


蓝家的规矩甚多,魏无羡听得直犯困,留着蓝忘机一个人听训,自己找了个借口跑出去躲清静。


他走着走着,路过蓝家最西面的小院,他溜进小院子里,看到了满地的野草,寂静荒凉。


魏无羡心中突然一阵异样,不由的走进去,看着这个脑海中给过他很多快乐的小院,那快乐却像是隔了一层纱,让他根本难以感同身受。


明明是儿时的记忆,却丝毫感觉不到当时的半分愉悦。


魏无羡走到那颗玉兰树下,伸手摸着树干,心中一阵剧痛,眼泪毫无征兆的喷涌而出。


魏无羡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如此伤心,他扶着树,只觉得整颗心都被挖开了一般的疼,眼泪止都止不住。


此时是个夏末,湖中的荷叶微微翻着黄,一阵微风吹过,过膝的野草顺着风向塌了腰。玉兰花树不知为何,从刚刚开始就缓缓的落着花瓣,像是也不忍魏无羡的撕心之痛,轻轻的安抚着。


魏无羡紧紧的扣着树干,指尖擦出了细小的痕迹,他颤抖着,呜咽着,痛苦着,许是魏无羡过于的伤痛了,那微风都不忍,起了怜意,拂过玉兰花轻轻摇曳,那朵朵花瓣飘下绕成丝丝缕缕的荧白,虚虚幻幻萦绕在魏无羡的身旁,凝成了一道模糊至极的白影,轻抚上了魏无羡墨黑的发丝,眷恋的,轻柔的。


阿羡,要长命百岁啊.....


那声音似有若无,彷如微风拂过,依旧温煦柔柔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FIN



亲爱的们

亲爱的们,我想搞个竹马竹马的姊妹篇🥺🥺🥺,一样有🔪,一样双璧里要挂一个,大家会给我小心心吗。

【双璧羡】蓝忘机,你媳妇掉了番外2

前排感谢@橙子大橙纸 小可爱的支持,🌹🌹


关于乖巧可爱




在蓝启仁刚刚看到魏无羡的时候,心中很是疼惜,这孩子一看就是吃了苦的,下巴瘦的尖尖的,衣袖都烂到小臂,赤着脚,小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,而且看起来比同龄人瘦小太多。




抬头看人的时候眼睛亮亮的,看着就乖。




然而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,古人诚不欺我啊。




也就短短的几个月,云深不知处都快让这孩子给掀翻了,翻墙爬树就不说了,下河摸鱼他也能尽量让自己看不见,虽然那个皮的脏兮兮的小脸确实很可爱,但真的没有什么祸是这个孩子不敢闯的,再加上蓝曦臣和蓝忘机护着,简直就是无法无天。




“先生!先生!”一个门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。




蓝启仁重重叹口气“说吧,又闯什么祸了。”




“先生,夫人在后山把老祖的枇杷树给砍了。”




“什么!”蓝启仁起身扶着胸口,手指颤抖,“去,给我把蓝曦臣叫过来!”




蓝曦臣应当是当惯了背锅侠,进门二话不说就跪下了。




蓝启仁坐在那边,顺着气,指着蓝曦臣骂道“你们到底是怎么看着魏婴的!老祖四百年的枇杷树,说砍就砍?”




“额”蓝曦臣挠挠脸。




话说魏无羡确实不知道那颗长得最好的是蓝家老祖的树,这些日子他无聊,学着雕些小玩意,结果天分极高,无论什么,都雕的栩栩如生。




然后魏无羡就动了心思给自家两个道侣送些礼物,既然是要给蓝忘机和蓝曦臣,肯定是要最好的木材,于是在后山兜兜转转,相中了老祖的那棵。




待蓝曦臣和蓝忘机发现的时候,两块带着自己名字的精致木雕已经成型,蓝曦臣和蓝忘机对视了一眼,默默的在心中跟老祖说了一声对不起,然后眼睛亮亮的看着小道侣给自己做礼物。




“叔父,此事不是阿羡的错,都是曦臣的错,请叔父责罚。”




蓝启仁气的胡子都歪了“从来都不是他的错!他上天了也不是他的错!他年纪小,你们要好好管教才是!”




蓝曦臣低头“曦臣知错,不过忘机已经列好法阵,正在补救,那树只砍了一部分,最长半年应该是可以修复的。”




蓝启仁一口气可算是顺过来了“那还好,你们……”




蓝曦臣怕蓝启仁罚魏无羡,连忙接话“曦臣与忘机已经去领了200戒尺,100家规。”




蓝启仁见状还有什么不知道的,甩甩袖子“你们就惯着他吧。”




蓝曦臣低头笑了笑,珍惜的伸手摩挲着袖口里的木雕,甘之如饴的继续听训。






关于做饭




彭的一声巨响,尚苑的厨房炸了。




蓝曦臣,蓝忘机,魏无羡跪在蓝启仁那边,蓝启仁看着魏无羡黑漆漆的脸,一阵心绞痛“说吧,怎么回事。”




魏无羡抹了把脸说“叔父,我知道错了,我想给蓝湛和曦臣哥熬个八宝粥,不小心把厨房炸了。”




蓝启仁默默的顺了顺气,摆摆手“去吧”




过了几日




彭的一声巨响,寒室的厨房炸了。




蓝曦臣,蓝忘机,魏无羡跪在蓝启仁那边,蓝启仁看着蓝曦臣黑漆漆的脸,有气无力的问“说吧,怎么回事。”




蓝曦臣擦了擦脸“叔父,曦臣想要给阿羡蒸个鸡蛋,不小心把厨房炸了。”




蓝启仁握拳抵着胸口,说道“只是蒸个鸡蛋?”




蓝曦臣有些不好意思“叔父,曦臣第一次,所以掌握不好火候,下次……”




“还是别有下次了,”蓝启仁挥挥手“去吧”




过了几日




彭的一声巨响,静室的厨房炸了。




蓝曦臣,蓝忘机,魏无羡跪在蓝启仁那边,蓝启仁看着蓝曦臣和魏无羡黑漆漆的脸,心脏抽痛,他顺着气问“说吧,怎么回事。”




魏无羡用袖口抹了抹自己的脸颊说道“叔父,我知错了,快到中秋了,我和曦臣哥想要做几个月饼。”




“你俩这个水平还做月饼?”蓝启仁顿了顿“不,我的意思是你们做月饼,为什么炸的是静室的厨房?”




魏无羡看了蓝忘机一眼“我们想给蓝湛一个惊喜。”




闻言蓝忘机看着魏无羡,眼中带了些笑意,“下次我带你做”




“嗯嗯,蓝湛下次咱们三个一起。”




蓝曦臣有些尴尬的搓搓脸“阿羡,抱歉”




魏无羡转过来抱着蓝曦臣“没事曦臣哥,最后那下是我加的火。”




“咳咳咳!!”蓝启仁被晃的心烦,摆摆手“快走快走。”




送走了侄子和侄媳妇,蓝启仁靠在软塌上顺了好半天的气,想来不能总是这样,于是叫来一个门生。




“拿纸笔来,我要加一条家规,云深不知处不可炸厨房。”




“那个,先生,我是来报信的。”




“何事?”




“大公子、二公子还有夫人,把食堂的厨房给炸了,就在刚刚。”




“!!他们又做什么了!!!”




“他们说是要给您赔罪,然后二公子刚刚转身去拿食材,大公子和夫人上手帮忙,就……”




蓝启仁手指颤抖,将新增的家规改为“云深不知处,蓝曦臣与魏无羡不可进厨房。”

【双璧羡】蓝忘机,你媳妇掉了32补


我突然发现32我没发出来啊。。。

可能因为太水了,竟然毫无违和感,哈哈哈


其实也容不得魏无羡多想,毕竟蓝忘机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。


上仙的法力高强,但这事对蓝曦臣来讲,依然是不小的伤害,蓝忘机耗损更重,一直昏迷,蓝曦臣则是全程清醒,看着自己的腺体,植入了蓝忘机的体内。


“曦臣哥,要不要喝点水?”


蓝曦臣脸色有些苍白,笑着摇摇头,上仙说若是注意调理,再配合他的丹药,腺体会自我修复,但需要一两年才行。


此时卧房中就蓝曦臣与魏无羡二人,蓝曦臣知道魏无羡心中有疙瘩,费力的拿起魏无羡的手,抵在唇边“阿羡知道曦臣这辈子最开心的事,是什么吗?”


魏无羡摇摇头。


蓝曦臣笑“是遇到了阿羡你啊。”


“阿羡,你不要误会,曦臣绝对不可能折辱你,对我们兄弟二人的选择永远在你的手里,因为我的腺体,只可能对你有感觉。”


魏无羡感觉腾的一声,自己熟透了。


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。”


蓝曦臣笑着亲了亲魏无羡的手背“曦臣终于,可以光明正大的喜欢你了,知道吗阿羡,我好开心。对于我们兄弟二人的选择永远在你手上,你喜欢谁就跟谁在一起,让另一个孤独终老去。”


魏无羡心里砰砰砰的直跳,面上故作淡定“既然如此,那我肯定要找我正式拜堂的夫君,你就孤独终老吧!”


蓝曦臣笑了笑,转而正色道“曾经我说过,你永远忘不了忘机我也不在意,你能在心中给我一个位置,我就很开心了,阿羡,我认真的。因为是我去村里接的你,是我看得见你有多么喜欢忘机,是我看得见你有多难忘了他,也是我看见,他有多么在乎你。”


蓝曦臣轻轻蹙眉“知道吗,阿羡,前几日我一直以为,我快要失去你了,你与忘机是明媒正娶,在我知道忘机心里只有你的时候,我已经给自己判了死刑,如今,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爱你,护着你,守着你,每日看着你,足够了。”


蓝曦臣说的真情实感,里面不好说没有没想要给自己加分的部分,但却真的是他本人的心路历程,让魏无羡听了很是动容。


“曦臣哥你说什么呢,我都说了不会离开你的。”魏无羡心疼的握着蓝曦臣的手,抬手帮他擦着汗。


蓝曦臣心满意足的躺回去。


过了一会儿,蓝曦臣又忍不住“忘机为了你,连腺体都挖出来了,阿羡,你是不是很感动。”


“曦臣哥,你又胡思乱想什么呢,我也没想到蓝湛会那么做,当时最多的是害怕,怕他出事。”


又过了一会儿,蓝曦臣又说“忘机曾经拼死救了你,你们那个时候就已经两情相悦了对吗。”


魏无羡笑着过去亲亲蓝曦臣的鼻尖“我现在跟曦臣哥也是两情相悦呀。”


又过了一会儿,蓝曦臣说“忘机还收着阿羡的定情信物,放在锦盒里,好生珍贵。”


魏无羡默了一会儿说。“蓝曦臣,你不会是吃醋了吧?”


蓝曦臣“……”


魏无羡“是谁跑过来要帮我解除误会重回夫君的怀抱?”


蓝曦臣“……”


魏无羡“是谁口口声声自己诱拐了我,要把我送回生活的正轨?”


蓝曦臣“……”


魏无羡好笑,“结果暗暗喝了一缸醋?”


蓝曦臣“……”


过了好一会儿,蓝曦臣无奈的说“阿羡,别再笑了。”



【双璧羡】蓝忘机,你媳妇掉了34-35

去围脖吧  艾迪:小白兔乖乖202007


完结啦!撒花!!

【双璧羡】蓝忘机,你媳妇掉了32-33

前排感谢小伙伴 @橙子大橙纸 的支持和鼓励!谢谢~


33


差不多近四日,蓝忘机才转醒,在魏无羡去探望之前,蓝曦臣先去谈了很久,顺便喂了些粥和药。


魏无羡进去时,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药味和蓝曦臣信香的味道,如今也是蓝忘机信香的味道。


蓝忘机看到魏无羡,眼中有些惊喜,昏迷前还恨透他的人,真如蓝曦臣所说,此时主动来探望他,好像是前世今生,过了整整一辈子。


“魏婴,对不起。”


魏无羡瘪瘪嘴,在一旁坐下“曦臣哥都跟你说什么了?”


蓝忘机没有说话,他费力的伸出手,手中是那个锦囊,蓝忘机喘了喘,将锦囊打开,里面是魏无羡的玉牌。


“我忘了你,对不起。”


蓝忘机的声音柔和,眼神温柔,是魏无羡记忆中的久违的那个人。


魏无羡鼻子酸酸的,“所以你说对不起,到底是对不起哪件事。”


蓝忘机眼中划过一丝懊悔“很多,所有的,都对不起。”


“我不该忘了你,不该冷落你,不该训斥你,不该……”


“好了别说了,我知道了。”


蓝忘机看着魏无羡,“所以魏婴,你愿意接受我吗?”


魏无羡心中哼了一声,蓝曦臣绝对绝对全部跟蓝忘机说了。


“无妨”蓝忘机见魏无羡不回应,有稍许黯然,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,这是蓝曦臣给的。


“你允我守着,也好。”


魏无羡心中叹气,蓝忘机真是惜字如金。“我什么时候允了?”


蓝忘机闻言,眼神顿时慌乱起来,他挣扎着就要起身“魏婴,我”


魏无羡被蓝忘机吓坏了,赶忙按住他“蓝湛,你再乱动我真的生气了!”


蓝忘机不敢再动,魏无羡第一次与蓝忘机靠得这么近,有些不习惯,快速的直起身坐回去,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坐的那么远,心中阵阵低落。


魏无羡没有发觉蓝忘机的小心思,说到“我既然来看你了,之前的事就不要在想了,你也算是鬼门关走回来,那些事就当上辈子的吧。蓝湛,我怀着我最热烈的心来找你,结局确实被人嫌弃遍体鳞伤,然后才知道,一切都是阴差阳错,你为了我九死一生,性情有缺,而我,”魏无羡顿了顿,坦言“蓝湛,对不起,我离不开曦臣哥,留与走的这个选择曦臣哥给了我,我给你。”


蓝忘机大大的松了口气,他闭上眼,像是终于被赦免一般,“我不要选择的权利,我只要你。”


魏无羡虽然已经想到,但听蓝忘机这么说心中难免还是觉得有点荒唐“曦臣哥,到底怎么跟你说的。”竟然接受的这么快。


蓝忘机摇摇头没有回答,许久轻声说“谢谢你魏婴,谢谢你一直在等着我。”


魏无羡闻言,心下柔软,拿起布巾上前给蓝忘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擦了两下还一脸警觉的问“我可以碰你吗?”


蓝忘机叹口气“对不起,魏婴。”


“蓝湛,这里我能坐吗?”


“魏婴,你不一样。”


“蓝湛,你的勺子我能拿吗?”


“魏婴,你碰什么都可。”


“蓝湛,我……”


“魏婴,我知道错了。”



小剧场


羡羡:曦臣哥,你跟蓝湛说了什么啊?他竟然能接受那种事?


曦臣:我告诉他,他昏迷了十年,咱俩孩子都生了五个了。


羡羡:我才不要!


曦臣:忘机也这么说的。然后我告诉他刚刚是骗他的,其实没过那么久,但你已经跟他合离了,并且和我成亲了。


羡羡:他信了?


曦臣:信了,然后我说刚刚还是骗他的,真相是我分了腺体给他,所以他必须把你让给我。


羡羡:然后呢?


曦臣:然后他问我是不是还是在骗他,我说这次是真的。


羡羡:……


曦臣:然后他要把腺体还给我,被我拒绝了。


羡羡:蓝曦臣你最好说的是实话!


曦臣:咦阿羡,你怎么知道我刚刚逗你的。


隔日


汪叽:魏婴,兄长呢?


羡羡:跪搓衣板呢!哼!!





【双璧羡】蓝忘机,你媳妇掉了31

我亲爱的跟我说,这个羡是我笔下最可爱的羡了,哈哈哈。没办法,虽然羡真的很a很帅!但我好喜欢可可爱爱的勇敢羡羡。


咱们这个小甜饼还有4章就结局了,前面该打屁屁的打屁屁了,后面甜丝丝的收工。


啊,为啥这里完结倒计时,因为怕你们说我猝不及防【每次都被说猝不及防完结的苜。】


没人知道生挖腺体是什么滋味。


蓝忘机生挖了自己的腺体后就一直昏迷不醒,蓝曦臣焦急万分,也不敢挪动蓝忘机,直接把人搬进了寒室,喊来了医师和蓝启仁,蓝启仁看着重伤的蓝忘机差点晕过去,但他还是当即决定先把魏无羡的标记洗掉再说。


毕竟蓝忘机已经废了,魏无羡今后若是一旦雨露期,根本没有人能够安抚他。


蓝曦臣端了药到尚苑,魏无羡还不知那是什么,喝之前还跟蓝曦臣耍赖,多要了两个蜜饯。


但喝的时候却很奇怪,总觉得心中有一股难言的情感波动,这药苦的要命,让魏无羡有一种强烈的想要掉泪的冲动。


蓝曦臣见魏无羡喝完,轻声说“阿羡,你的标记已经洗了。”


魏无羡楞了一会儿,随后看了一眼手中的碗,震惊中那碗脱落,在地上摔了个粉碎。


“蓝湛,他没事吧。”


蓝曦臣见魏无羡指尖发抖,上前握住魏无羡的手“他一直昏迷。”


“我,我虽然气他,但并没有想,并没有想让他这样,没了腺体,他还能活吗?”


蓝曦臣心乱如麻,蓝忘机会如何,他也不知“叔父给上仙去信了,希望能来得及。”


魏无羡抿着唇,有些崩溃,他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下来,这些日子,他也十分的不平静,在他彻底打算放弃的时候,真相竟然来告诉他蓝忘机是因为他才封的七情六欲,蓝忘机没有别人,蓝忘机对他有感情,这一切都将魏无羡冲的无所适从。


魏无羡气蓝忘机冷漠嫌恶,恨蓝忘机的强迫,但他曾经的委曲求全正是因为喜欢,他曾经的伤心难过也正是因为喜欢,直到最后,魏无羡都没有闹着合离,也是因为想要蓝忘机将来不至于背上笑柄。


虽然他确实放下了蓝忘机,他从内心选择了蓝曦臣,但他也万万不想让蓝忘机到如此地步啊。


“曦臣哥,怎么办。”


蓝曦臣轻轻拍着魏无羡的肩,“我与忘机一母同胞,总是有办法的,等上仙来吧。”


魏无羡闻言不太懂蓝曦臣的意思,两人皆是相顾无言。


没想到下午,就有人来通报说上仙到了云深。


蓝曦臣难得松了松心“阿羡,你在这里等我,我去看看。”


“我也去!”魏无羡穿好外衣“在这里我不放心,我也去。”


两人过去时,上仙已经在为蓝忘机把脉,蓝启仁见魏无羡来了,站起身道“无羡,你身体如何。”


魏无羡知道那日始末,对蓝启仁没有怨愤,毕竟蓝启仁并没有想到蓝忘机会疯成那样。


“蓝先生,我没事了,蓝湛他怎样了。”


魏无羡刚问完,一个须发皆白,面容俊朗的男子转过身说“一时半刻还死不了。”


蓝曦臣连忙领着魏无羡上前行礼“见过上仙。”


上仙轻轻点了点头,面色有些凝重,对魏无羡说“你叫魏婴吗?”


魏无羡点点头。


“四年前,我在给这小子封印的时候,他一直喊着你的名字。”


魏无羡心中一痛,抿唇没有说话。


“天机不可窥,无法,我只能根据你的名字算出你的生辰八字,没想到你生辰独特,再配上你男性坤泽的身份,基本世上难寻第二人,于是我便放心留了一个生辰八字,让蓝家到时日后去寻你,本是想成全你们这一对好姻缘,怎料,”上仙长叹一声。


魏无羡看着蓝忘机躺在床上,颈边绷带渗着血,眼圈一下红了。


“前几日,我收到忘机的来信,”上仙看了蓝忘机一眼,有些沉重的说“他这段日子十分痛苦,没有曾经的记忆,对世界也有些茫然,喜欢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,愧疚却不知该如何解释,想要却不知自己能不能要。”


上仙看了一眼蓝启仁“一个人的健康与否,不能只看他的身体,他虽然身体无恙却也是个病人,你太过忽略了,启仁。”


魏无羡看着蓝忘机苍白的面容,忍不住扣着自己的手心“为什么他的血止不住?”


“腺体,岂是说挖就能挖的,不说此处多重要,单痛觉相比其他地方多出千余倍,他能有一口气等我来救他,就已经是不错了。”


魏无羡问“那他会死吗?”


上仙默然。


这时,在一旁的蓝曦臣跪下“上仙,我与忘机一母同胞,能否将我的腺体切一部分给忘机。”


蓝启仁皱眉“曦臣,别胡闹,这岂非儿戏!”


一旁的上仙听闻后眼中闪过一丝光亮,他思考了片刻沉吟“如果用我的修为,不一定不可行。”


蓝启仁听说蓝忘机有救,不觉得身体挺直,眼眶立刻红了。


上仙上前一步,伸手摸了摸蓝曦臣的后颈,点点头,“如此优质的腺体,应该可行,你是如何想到此法?”


蓝曦臣在魏无羡被强行标记后,每夜都去藏书阁翻书,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,对魏无羡的不舍与自己的不甘搅在一起,让他理不清,剪不断。那几日他恰巧见过兄弟切割腺体相救的一个记载,于是答到“回上仙,曦臣之前曾无意间见过这类典故。”


上仙想了一会儿,看了魏无羡一眼“那魏婴,同意吗?”


魏无羡愣了,“我?”


上仙看了看蓝曦臣又看了看魏无羡,转身看了一眼蓝忘机,“忘机宁可生挖腺体也要洗了你的标记,可见你必定已经心有所属了,而从刚刚的一言一行来看,应该就是曦臣吧,但这并不是坏事。因为若是曦臣与忘机共用同一个腺体,有着同样的信香,这就说明,他们只能有同一个坤泽。”


因为一个乾元只能终身标记一个坤泽。


蓝启仁生性刻板,听到此忍不住问道“这,这也太过了,而且这岂不是欺辱魏无羡这孩子。”


蓝曦臣跪在那边接言“上仙,我与忘机确实都对阿羡情有独钟,但对于我们来讲,是被阿羡选择的,他需要谁,谁就陪着他。”


上仙闻言,轻轻笑了笑“乾元对坤泽的占有欲是天性,你们一人与他结契,相当于两个人都会一生将他视为自己的坤泽,怎能受得了不去靠近,又怎能一个人苦苦熬过易感期。”


蓝曦臣低头说“就算是不如此,我与忘机也不可能再有别的坤泽了。”


“此事,还是坤泽来定吧,魏婴,你能接受吗?”


在这生死关头,任何犹豫有些多余,魏无羡看着蓝忘机颈边不停溢出的鲜血,明明已经有厚厚的绷带,明明已经用灵力封着伤口,却仍然止不住的流血,这就是伤害腺体的代价。


蓝忘机确实是抱着死的决心。


魏无羡叹口气,“上仙,救人要紧。”


既然三个人要纠缠的绑在一起,也等大家都健健康康再说吧,以蓝忘机的刻板,恐怕比蓝启仁更接受不了这种事,但人命关天,只能选择船到桥头自然直了。


魏无羡抬头看见蓝曦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,又看了一眼蓝忘机那溢血的脖颈,心中又开始鼓动,若真的不去想救人性命这种事,选择无疑是痛苦的,且痛的不仅仅是他,既然如此,那就把选择的权利交给别人吧。


等一切都好了,就让蓝曦臣与蓝忘机来选择。


小剧场:


曦哥:那啥,用同一个腺体,再用同一个媳妇可以吧,上仙。


蓝启仁:要不是忘机生命垂危,你信不信我封了你的嘴啊蓝曦臣。


阿羡:????这他妈的生死关头怎么拒绝?他俩真的没提前说好吗?